首页 > 一带一路 > 正文

专访越南驻华大使范星梅:中越经贸投资合作逆势增长,两国成2020年GDP少数正增长经济体

2021-03-05 08:28:23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中越关系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近日,越南驻华大使范星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尽管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但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越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各领域上总体保持健康稳定的发展势头。对于2021年的双边关系,他指出,越中两国高层领导已经就加强战略对接达成重要共识。

2月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同越南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通电话时指出,中越两国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命运共同体。中方愿同越方加快“一带一路”倡议和“两廊一圈”战略对接,推动两国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探索在医疗卫生、数字经济、人文等领域的交流合作。

阮富仲在通话中表示,发展和加强同中国的传统友好关系一向是越南党和国家的头等优先方向,越方愿同中方深化政治互信,强化党际交往,加快落实双方务实合作协议,推动越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发展,为本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合作发展作出贡献。

范星梅向21记者指出,2020年,在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下,中越经贸投资合作实现逆势增长,成为双方合作中的一大亮点,充分展现了双方坚实的合作基础和发展潜力,也助推越南和中国在当年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实现正增长的经济体。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算,越南2020年的GDP增速为2.9%,位列当年全球最高经济增速的经济体行列。

在贸易方面,据中国海关数据,2020年中越双边贸易额达1922.8亿美元,同比增长18.7%,占同期中国—东盟贸易总额近30%。中国继续是越南最大贸易伙伴、最大进口市场和第二大出口市场;越南成为中国第6大贸易伙伴(排位上升2位)、中国第8大进口市场和第5大出口市场。中越贸易增长的主要行业是加工制造业产品(370.7亿美元,增长20.06%)和建材产品(31.2亿美元,增长104.09%)等。

在投资方面,2020年,中国在越南投资额达24.6亿美元,约占越南全年外国直接投资总量的8.6%,虽然同比下降了40%,但仍然在越南投资的112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前三位。截至2020年12月,中国对越投资居越外来投资的第七位,在越南各省都有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

“中越经济发展的互补性远远大于竞争性。”近日,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中国已连续10多年保持越南最大贸易伙伴地位,越南是中国在东盟内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产业链、供应链深度关联。“据统计,越南约1/3的电子零配件和约1/2的纺织原料从中国进口。这些来自中国的进口为支撑越南电子产业、纺织业对欧美等市场的出口发挥了重要作用。”

熊波指出,当前,根据两国高层共识,双方应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和“两廊一圈”发展战略对接合作,促进互联互通通道建设,积极推进后疫情时代务实合作。当务之急是尽快建立和开通人员往来的“快捷通道”和货物往来的“绿色通道”,共同维护两国之间的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2020年12月12日,京津冀地区首列正式开行的“中国—东盟多式联运国际班列”从河北保定京津保国际智慧港发车,沿京广、沪昆铁路到达昆明,经云南自贸区红河片区,在中国河口口岸出境,入境越南老街口岸,线路全长约5000多公里,全程运行80小时左右,比公路货车运输少了近30小时。

2021年1月15日,首班从越南始发的中欧班列(郑州)共搭载23组集装箱抵达郑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这标志着中欧班列(郑州)越南河内—德国汉堡的过境中转班列顺利开通。此次发车的班列货物种类主要包括越南电子类产品,总货重178.2吨, 总货值797万美元。

展望未来,范星梅表示,凭借两国地缘相近、交通来往便利、经济结构互补性较强等优势,加上“两廊一圈”框架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对接,尤其是交通和基础设施建设的互联互通,两国经贸投资合作必将更上一层楼。

“两廊一圈”指“昆明-老街-河内-海防-广宁”和“南宁-谅山-河内-海防-广宁”经济走廊以及环北部湾经济圈。合作的重点领域包括双边贸易、农业、工业、旅游业、资源开发与加工、电力合作、基础设施建设、贸易自由化和流通便利化建设、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等。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与“两廊一圈”发展规划的有效对接,中越产能合作的巨大潜力将进一步被释放。

中越经济在疫情下双双正增长

21世纪:2020年是越中两国建交70周年,但全球暴发了新冠肺炎疫情。你如何看待2020年这一年来中越的合作成果?新冠疫情对双边合作造成了多大程度的影响?

范星梅: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但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越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各领域上总体保持健康稳定的发展势头。经贸投资合作实现逆势增长,成为越中合作的一大亮点,助推越南和中国在2020年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实现正增长的经济体。

在贸易方面,据越方统计,2020年越中双边贸易额达1330.9亿美元,同比增长13.8% 。在投资方面,2020年,中国是越南第三大投资来源国,注册投资总额达24.6亿美元,约占越南全年外国直接投资总量的8.6%。   

21世纪:对于2021年的双边关系有怎样的期待?

范星梅:2021年对越中两国是意义非凡的一年。越南召开了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越共十三大决议,提出了2021—2025年社会经济发展计划和2021—2030年社会经济发展战略。这一年,中国将迎来党的百年华诞、完成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也是落实“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

越中两国高层领导已达成加强战略对接的重要共识。在大力推动各自的革新事业和改革开放、全面深入融入国际社会的进程中,越南和中国都重视加强地区和次区域等多层次的经济连接,如今已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东盟—中国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ACFTA)等重要自贸协定,积极参与湄公河—澜沧江合作等机制。凭借地缘相近、交通来往便利、经济结构互补性较强等优势,再加上“两廊一圈”框架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尤其是交通和基础设施建设的互联互通,两国经贸投资合作必将更上一层楼。

RCEP增强东盟的经贸中心地位

21世纪:2020年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如期签署。在世界经济因新冠疫情陷入衰退的背景下,这一协定的达成具有怎样的重要性?越南在其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范星梅:2020年11月15日,东盟十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5个伙伴国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在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这是各成员国历经长期谈判达成的来之不易的重要成果。在此过程中,作为2020年东盟轮值主席国,越南发挥了主要协调作用,为在东盟内部以及东盟与合作伙伴之间凝聚共识发挥了重要作用。

21世纪:RCEP的签署对地区经济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范星梅:RCEP的签署对地区经济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生效后,RCEP将成为全球最大自贸区,涵盖22亿人口的市场、GDP合计约27万亿美元,均占全球约30%。有报告显示,到2030年,RCEP有望每年为全球GDP增加1860亿美元,为其成员国GDP带来0.2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同时,RCEP还将在贸易投资政策、知识产权、电子商务、争端解决等方面建立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框架,有助于在该地区营造公平的贸易环境。

RCEP的突出特点之一就是增强了东盟的中心地位。该自贸协定为简化海关程序、制定原产地规则、贸易便利化创造了框架,不仅为东盟内部形成生产对接的共同空间,还有力推进东盟与地区主要经济体形成生产对接的共同空间。

自贸协定将给越南带来更多机遇

21世纪:越南一直在积极同主要贸易伙伴商谈贸易协定,对外开放格局不断扩大。如何评价越南所参加的自贸协定的意义及其对越南经济的作用?

范星梅:主动积极融入国际社会,其中包括融入国际经济,是越南一贯的战略目标。自2007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越南所签署或参加谈判的自贸协定数量达17项,包括15项已经签署和2项正在谈判。

尤其是在2020年,越南加快融入国际社会的步伐,先后签署了越南—欧盟自贸协定(EVFTA)、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越南—英国自贸协定(UKVFTA)等3项重要自贸协定。迄今,越南所参加的自贸协定覆盖了全球主要大洲的近60个经济体,合计GDP占全球GDP总量的90%,其中,包括G20集团的15个成员国和越南10大贸易伙伴中的9个经济体。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明确指出,越南今后要提高融入国际社会能力,尽可能争取融入国际社会进程,特别是已签署的自贸协定带来的发展机会,实现全面、深入、灵活、高效地融入国际社会。

自贸协定的签署和实施将给越南带来更多的机遇,使越南更深入地连接和加入全球价值链和生产链,推动越南企业提高生产能力,把出口市场扩大化、多元化,创造更加开放的投资经商环境,吸引更多的国际投资者。与此同时,加入大规模的国际贸易平台也是一种催化剂,鼓励越南大力改革完善经济体制、健全符合于国际标准的法律环境和管理机制。

21世纪:作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 一员,越南如何看待中国有关积极考虑加入CPTPP的表态?

范星梅: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一项大范围、高标准、多领域的新一代自贸协定。因此,加入CPTPP将给每个成员国在促进贸易、市场准入、扩大生产供应链和推动体制改革等领域带来更多机会,有助于各国引进外资、扶贫减贫、新增就业、促进服务业、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发展数字经济等。

越南注意到中国等国最近表示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英国政府前不久宣布将正式申请加入CPTPP。更多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参与有助于提高该协定的地位,有利于推动自由、开放、高标准和基于法律规则的多边经济合作趋势。申请加入CPTPP的国家务必得到CPTPP所有成员国的同意,并充分履行该协定的各项高标准承诺,其中包括劳务、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等新一代承诺及其它严格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