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湾区 > 正文

广东启动“链长制”:破解“卡脖子”难题,推动战略性产业集群协调联动

2021-04-07 04:34:28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广东 “链长制”正式启动。

日前,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从广东省战略性产业集群联动协调推进工作部署视频会议上获悉,广东正式建立以省长、制造强省建设领导小组组长为“总链长”的省领导定向联系负责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的“链长制”。

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作为制造业大省,近年来,广东逐步增强稳链补链强链控链工作力度。2021年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并首次将探索实施“链长制”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根据会议部署,联动协调推进机制将由“链长”牵头负责,负责建立和完善战略性产业集群“五个一”工作体系、协调解决人才、土地、资金、技术、数据等资源配置,加强跨地区、跨部门重要事项协作配合等重点工作。

广东省工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链长制”在部署落实战略性产业集群联动协调推进机制,全面推进广东省战略性产业集群建设方面将起到重要作用。“链长制”制度下,每个联系的省领导将明确一个负责部门,各产业集群牵头单位负责履行主体责任,30个成员单位按职责分工,同时加大智库支撑,协同支持战略性产业集群发展。

推动战略性产业集群协调联动

所谓“链长制”,是指择定地方经济发展的核心产业,通过地方政府主要官员甚至省市政府一把手担任“链长”,以“补链”“强链”为目标的一系列制度设计。

作为一种具有创造性的产业治理实践手段,“链长制”已成为多个省市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浙江、湖南、江西、广西、辽宁、山东等地先后推出省级领导兼任产业链链长的“链长制”。

实际上,深圳、佛山、东莞、中山等多个广东城市已开始试行探索“链长制”。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在2020年9月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便表示,自己已经担任了深圳市总链长和集成电路产业链链长两个“新职务”。

王伟中介绍,深圳建立重点产业链“链长制”,市领导每人都担任了一个产业链链长,持续跟进产业链上下游困难和问题,做好“链式服务”。

记者注意到,除了“链长”行政级别普遍较高,各地纳入“链长制”重点关注的产业链也往往是相关省市重点布局的战略性产业。

2020年9月,广东发布《关于培育发展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的意见》,高起点培育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

广东“链长制”再次聚焦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并将由以省长、制造强省建设领导小组组长为“总链长”的省领导分别定向联系。此次会议提出,要充分发挥战略性产业集群协调联动推进机制作用,加快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持续完善战略性产业集群“五个一”工作体系,加快形成战略性产业集群协调联动推进合力,强化战略性产业集群发展的资源供给和要素保障。

“推进做强产业链工作,广东应该为全国其他地区树立标杆。”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教授林江看来,广东省产业基础雄厚,产业门类齐全,在探索实行“链长制”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产业链生态的建立需要明确各方定位,才能形成合力。会议指出,要在全面推进战略性产业集群建设过程中要准确把握好政府与市场、“补短板”与“锻长板”、整体与部分的关系。

2021年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提出,探索实施"链长制",培育一批控制力和根植性强的链主企业和生态主导型企业,打通研发设计、生产制造、集成服务等产业链条,构建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全产业链生态。

对此,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赵作权认为,强化产业链的水平分工和垂直整合,“链主”企业与上下游“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紧密配套,使产业链供应链更加灵活并富有韧性,才能有效形成规模经济。

“链长”与“链主”的关系也就是政府和市场关系,两者应如何平衡形成合力?林江建议,在推进产业集群建设过程中,政府、企业、第三方机构等应改变传统思维模式,在发挥市场作用的同时,创建更加民主透明的机制,尽量把控风险,通过开展合作,凝聚共识。

破解“卡脖子”难题

解决“卡脖子”问题是促进产业链安全的关键。2020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要抓好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作为全球制造基地,广东省对突破产业链“卡脖子”问题的诉求尤为迫切。针对备受关注的芯片产业,广东此前就提出了强芯强链的规划,计划选准集成电路制造、高端元器件、关键原材料、电子化学品等薄弱环节,着力构建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产业链供应链

2021年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提出,要深入实施“广东强芯”行动,加快在集成电路、工业软件、高端设备等领域补齐短板。

“‘链长制’将成为广东破解‘卡脖子’问题、提升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的重要突破口。” 广东省工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针对突破“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撰文指出,这需要处理好“链长”和“链主”的关系,大力培育具有市场或技术控制能力的“链主”,“链长”应在产业政策上主动作为,如以新型举国体制突破某些产业环节的技术障碍,鼓励价值链上的企业按照专业化分工的原则进行收购兼并做大做强做优企业等。

提升产业创新驱动力将是广东“链长制”的重要使命,广东省工信厅厅长涂高坤曾表示,广东将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部署人才链、围绕人才链部署教育链,积极推进产业、科技、教育深度融合,推动科技自立自强,着力解决“卡脖子”问题和产业基础问题,增强产业体系抗冲击能力。

刘志彪建议,要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建立产业链、资金链、创新链和人才链和谐协同发展机制,突破这“几张皮”分割的现象。此外,要抛弃过去地方分散盲目竞争的治理方式,加强区域内地方政府合作治理、协商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