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为什么明星爱#发长文告别角色#?

毒眸 2021-05-04

文 | 张嘉琦

编辑 | 何润萱

发长文和角色告别的明星越来越多了。

在微博搜索框输入“长文”二字,可以得到一系列形式完全相同的词条:某明星发长文告别某角色。

在这些热搜词条的广场上,是粉丝们基于这篇长文写的一篇篇“解读”长文,用来分析原文中所蕴含的、明星对角色的深刻理解。

而和热搜词条下由粉丝制造的繁荣景象不同,搜索“明星发长文告别”的关键词,可以看到诸多网友充满疑惑的吐槽:“现在明星都流行发长文告别角色了吗?”“是有什么规定吗?”

豆瓣小组和知乎等社区也都有不少发帖与之有关。对于这种现象,有人觉得“无聊”“没有必要”甚至“厌烦”,也有人认为不必过于苛责。豆瓣就有多位网友持相似观点,即“普通人结束某件事情都想发个微博抒发下情感,为什么明星不能发呢?”

“告别角色”的风潮因谁而起已不可考,最初是只言片语,寥寥几行,后来发展成为篇幅越来越长的“小作文”。

更夸张的是,甚至连长文都快变成“常规形式”了——现在已经出现了手写信、手绘漫画、告别视频甚至告别PPT等新花样。乔欣在《平凡的荣耀》收官后,就用剧中角色兰芊翊平时汇报工作的方式,做了一个“告别PPT”。

乔欣在剧中的职场女性形象

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人,在关键节点进行记录,都是一种仪式感,这本来应该是无可指摘的行为。但是作为公众人物,受到的关注本就更多,一举一动难免引发舆论热议。且对于剧集受众而言,大家或许更想期待的是深入人心的角色,而不只是千篇一律的小作文。

明星发长文,告别开始“内卷”?

自2016年微博解除140字限制之后,微博长文这种新形式就出现了。

最早长文的主要特点是“功能性”,明星用长文来发布绯闻澄清和声明。王祖蓝就曾在2017年发微博澄清“爱妻李亚男真的没得抑郁症”,并且用“长文文文文文……”的语句来调侃这一形式。贾乃亮也曾发布长文回应“李小璐夜宿”一事,点赞超过400万次。与该事件相关的李小璐、PGone、马苏等人也都发布了微博长文。

这个功能直到现在仍然存在——黄晓明在2015年就在微博发长文《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会是一位王子》,正面回应当时各方对他和Angelababy婚礼过于高调的质疑;时间来到2020年末,他同样选择了发长文的形式,就他个人的感情问题向公众做出说明,并宣布退出《乘风破浪的姐姐2》录制。

而从去年开始,有越来越多网友发现,微博长文开始突破上述作用,承担起了明星“抒发情感”的新功能。

据毒眸(ID:DomoreDumou)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2021年共有42部剧集已经收官。几乎所有参演人员都发布了告别角色的相关微博,而且半数以上都超过微博最初设定的140字。

其中,《暗恋·橘生淮南》女主角胡冰卿、《司藤》中颜福瑞的扮演者张亦驰、《我的小确幸》男主角唐晓天等人的长文都超过900字,比一篇高考作文的字数还要多。

“告别角色”这件事情并不新鲜,甚至几乎是伴随着社交平台而诞生——杨紫从2011年开始,就会在每部戏杀青及结局的时候发微博作为纪念。

对此,资深剧集宣传师妍娇认为,就像每个人在做完一个阶段性工作都会复盘一样,明星与角色要进行深度碰撞、融合,解构与重构,内心避免不了会有很多感触,有发布“告别微博”的想法也很正常。

但很明显的,就拿杨紫来说,从《战长沙》到《亲爱的,热爱的》,告别微博在字数上已经翻了几番。

“长文”开始成为告别角色的万能解法:《赘婿》收官时,郭麒麟发微博称“有些心里话要对大家说”,并配一张长图片,缩略图是空白,点开之后是字号巨大的黑体“长文”二字。有趣的是,这条根本不是“长文”的长文还上了热搜,词条是常规格式:#郭麒麟发长文告别赘婿#。

陈赫在《瞄准》大结局时也发微博称:“工作人员说收官了得发一篇长文。”他在空了十几行之后,标注了“【长文】”的字样。剧集宣传小思告诉毒眸,她认为这种“抖机灵”的告别方式并没有必要,甚至会让人感觉不够真诚。

特意安排也好,应付了事也罢,这是见仁见智的事。虽然对于明星来说,倾注心血的角色迎来谢幕,的确值得认真记录。但不得不承认,“发长文告别角色”这种做法,已经在娱乐圈“卷”起来了。

较为常规的文体是“书信体”,也就是以自己的身份与角色进行对话。还有以回顾拍摄期间的故事为主的“回忆体”,对自己出演的角色进行内心剖析的“解读体”,以及“分别感谢剧组的每一个人”体。此外,也有像蒋依依这样的个例:她以自己的角色刘西瓜为原型,写了一篇“短篇小说”。

明星们似乎渐渐开始习惯这种形式,并将其列为“必做事项”。《正青春》里金小贝的扮演者章涛在告别长文的最开始写道:“按照惯例呢,每一个角色都应该有一篇小作文,但是金小贝不一样,我对他没话可讲,因为我认为这样一个聪明、通透、坚定且幸运的人,是不需要点评和建议的。如果一定要说些什么,就说说拍摄那段时间的感受吧。”最终这条微博共有817个字。

章涛剧中形象

“一定要说些什么”,看起来已经成为“全剧终”的必备附加品。而这种内卷甚至有“卷”回自己身上的风险,如果“厚此薄彼”,就会引发猜测甚至争议。

张彬彬在3~4月份接连有《暴风眼》和《司藤》两部作品收官,就有《司藤》的CP粉对两篇告别长文进行字数、格式、内容等各个维度的对比,以此来证明张彬彬对《司藤》的感情更深;白敬亭也遇到同样的情况,4月8日,他的两部剧《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和《荣耀乒乓》同时收官,告别徐坦的微博只有三行,告别邢克垒的却是一篇近500字的小作文。这种对比也引发网友猜测:或是对《荣耀乒乓》热度的不满,或是“不想炒同性CP”。

相比之下,一直维持“话少”人设的明星们,反而逃过一“卷”。胡一天今年收官的两部戏《我的时代,你的时代》和《暗恋·橘生淮南》结局时,他都只发了一句话作为告别。同样话少的还有王一博,他的所有杀青微博和告别微博都不超过30个字,自然也不存在被比较的情况。

但核心问题在于,“比较”这件事,本就不应出现在“告别角色”这种以感性思维为主导的举动上:有话想说,那就说。如果真的没话说,不说又何妨呢?

越长,就越好吗?

按理说,明星怎么跟自己的角色告别,是个人选择。既可以洋洋洒洒上千字,当然也能只写几行。没有人会将作品质量和告别文章的长度挂钩,在2016年以前,微博只能发140个字,但也没耽误好的角色出现。

只是在“长文”这股风刮起来之后,140字似乎已经承载不了明星们内心的情感。《赘婿》中刘西瓜的扮演者蒋依依发布的告别文章多达1443字,几乎是一篇小论文的体量。

但毋庸置疑的是,长文的重点应该在“文”,而不在“长”。根据多位网友的反馈,毒眸总结了大家对告别长文的两个评判标准:一是文笔,二是感情。

“文笔”包含几个等级:能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和“的地得”是基础,语句通顺就算达标,如果还能让人读来有所收获和感慨,对角色当然有正面加成。但没达到这一标准的,则避免不了大众的一番“嘲讽”。

富大龙的长文就是正面案例。在《大秦赋》因为剧情节奏等问题引发争议时,富大龙发布了一篇名为“致《大秦》观众朋友书”的长文,在表达自己对《大秦》系列的深厚感情的同时,也对有关他与张鲁一演技的争论做出了回应。#写长文参考富大龙老师#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而赖冠霖上热搜的词条则是#赖冠霖杀青长文满屏的谢谢#。在《别想打扰我学习》杀青时,他发布了一篇告别长文。这篇文章共有2134个字,但是全文没有标点符号,也没有做任何分段。有网友统计,该文中共有156个“谢谢”。对此,粉丝认为是“懂得感恩”的表现,而在路人眼里,这篇阅读困难、内容空洞、满屏由感谢和人名堆砌的文章,实在不如不写。

明星的学历问题一早就受到舆论场关注,而长文这种表达形式,无疑是将明星本人的文化水平放在大众眼前任凭检视。笑果文化的脱口秀编剧梁海源就发微博吐槽道:“为什么经常有‘某明星发长文’这种热搜标题?因为这些长文,根本就总结不出标题。”

由此衍生的一个猜测是“代笔”问题。有不少网友认为,有些长文并非出自本人之手。针对这种猜测,毒眸向多位艺人宣传等从业者进行了求证。目前看来,大多数都是本人所写,不过与直接发布不同,现在会由艺宣负责进行“润色”,既保留了明星本人的观点和情感,又能避免出现因为出现文字错误而翻车。

第二点就是感情是否真诚。但这是无法量化的衡量准则,且不可避免地会存在倾向性。

所谓“不真诚”的告别,有较为极端的案例。江疏影在《清平乐》结局时发布的告别长文开场便写“一个怎么捧都不红的女演员的独白”,随后又指出“公司让我写篇收官文”。然而,这种“不红”的困惑并不能被观众所感知。豆瓣就有网友评论说,“以为会写自己关于角色的感受,没想到满篇都是对自己不红的愤懑。”“怎么都不红不就是因为演技差吗?”

江疏影在剧中饰演曹皇后

和“不真诚”相比,“真诚”更难定义,特别是在“粉丝滤镜”的影响下,似乎每个明星都拥有通透、认真和真诚的品质。

明星当然也做了许多努力:为了体现自己对角色的深厚感情,“告别角色”的花样越来越多了。《山河令》的主演龚俊在收官时发布了手写长文的图片,罗晋在告别《江山如此多娇》中濮泉生一角时,则沿用了剧播期间一直更新的“声音日记”,将长文以朗读的形式发布录音。

除了以文字为载体外,明星们将自己的十八般武艺都用在了告别这件事上:有用Vlog的#娜扎八分半告别风起霓裳#,有用手绘的#关晓彤画画告别班婳#,还有用演示文稿的#乔欣做ppt告别兰芊羽#……

关晓彤画画告别班婳

小思告诉毒眸,这些花样繁多的形式大多是由艺人工作室策划的。但除此之外,作为剧宣,他们也被这些层出不穷的告别方式“卷”到了。

“剧宣要从剧集本身出发,给不同的角色‘定制’告别方式,剧与剧之间会互相攀比。而且还要策划不同平台,之前《山河令》就在抖音做了个全员梦醒小剧场。”她指出,其实收官对剧集的长尾影响不会太大,频出的花样无疑是增加负担。他们需要被迫在已经足够丰富的形式中再寻找新变量。

而对明星而言,他们的“告别”已经不仅仅是一场对内的自我仪式,而是专供粉丝和剧迷的情感延续的载体。这种形式在公众的注视下,在同剧组演员的对比下,在“大势所趋”的浪潮下,不得不外化出更多的样貌。

作品仍是硬通货

“告别长文”如果就停止于这个动作本身,可能不会引起网友如此激烈的反应。毕竟如前文所说,既然普通人都有抒发情绪的需求和习惯,为什么明星不可以呢?

但事实情况是,明星发布告别长文,词条冲上微博热搜,粉丝在广场上控评——这个以长文为起点、以收割互联网流量为目的的“流水线”已经逐渐搭建完善,无论这些发长文的明星意愿是否在此。

一位接近微博的从业者向毒眸透露,似乎带有“长文”字样的话题会更容易推上热搜。而且和“告别角色”本身相比,长文的覆盖范围也更广。“大多数人对长文类热搜的心态是‘看热闹’,哪怕没看过这部剧,也会好奇明星写了什么。至于会不会被骂,那也无所谓,反正有热度就容易上热搜。”

在长文登上热搜榜单之后,粉丝会自发贡献更多热度与流量——除了最基础的转评赞数据之外,他们还会带着热搜词在广场发布原创微博进行安利。

因此,对明星来说,发布告别长文这件事虽然未必是硬性要求,但的确有所助益。师妍娇就认为,这些告别长文“无论是对明星、剧集还是粉丝都有好处,可以说是「三赢」的事。”首先,主演带着真情实感讲述的剧组小故事,能够让作品和角色更打动观众。此外,解读和剖析角色的过程对演员自身而言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也能让粉丝们更好地进入角色和理解故事。

张译发文告别张宪臣的同时也在解读张宪臣

而且,即使是在反感告别长文这一形式的群体中,毒眸也发现,大多数人并不是针对某一个明星或某一部剧,而是这个现象——越来越多的“长文”占据热搜榜单,点进词条之后,广场上充满了粉丝的“长文解析长文”,他们逐字逐句地解读原文,将其拆解为无数段落,在字里行间寻找自家偶像“有演技”的证据。

这看起来阵仗有点过大了。如果每部剧里的每个角色都来这么一遭,再多“公共资源”都不够用。网友@冰上安陵容就以《甄嬛传》中安陵容变节的桥段为例,吐槽现在的电视剧“起范儿”的毛病,并讽刺道:“播出当晚热搜空降,#安陵容黑化演技炸裂#”。该条微博被转发超过7000次,热门转发提到:安陵容扮演者还得发长文解析角色,然后买热搜#XXX发长文告别安陵容#。

看起来,明星和粉丝们一起,构筑了一个演技评价体系的“乌托邦”。而在这个乌托邦之外,是茫然不得其解的“真路人”。对他们而言,反感“发长文告别”的热搜,和反感“哭戏炸裂”“演技高光时刻”这些热搜的本质并无不同。

当这种现象开始成为常态时,明星们也并不是完全的受益者——某种程度上,他们很难不被“卷”到:难道那些不习惯发布告别长文的明星,就不是好演员了吗?

这二者之间从来都没有直接关联。举个例子,很多老戏骨们并没有跟上这波“潮流”,但是从来没有人会因此而抨击他们不够敬业,或是对角色的理解不够。《觉醒年代》就是今年收官的剧集中为数不多的、无一主演发布告别长文的一部剧,豆瓣评分高达9.3分。

相反,富大龙的长文之所以被网友表扬,除了文章本身足够真诚之外,更多的还是基于富大龙在演艺圈的“戏骨”地位。塑造过多个经典荧幕角色的孙俪也是“小作文爱好者”,《理想之城》杀青时,她发布了一篇告别长文,去年年底还发长文进行了自我年度总结。但由于有作品傍身,这些长文并不会让网友产生抵触情绪。

总之,告别长文当然可以有,但不必过于强求。毕竟在对演技的多重评价维度里,从来都不包含这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