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签购买、限量发售,泡泡玛特二手大娃被炒至上万元

派财经 2021-10-11

泡泡玛特让手办平民化,却让大娃“理财化”。一个大娃从售价4999炒至上万元,年轻人的第一手办着实有点贵!

近期,演员宋茜发布了一组和泡泡玛特SPACE Molly“果冻”的合照登上热搜。谢霆锋、陈赫、戚薇、吴昕、张子萱、薛凯琪等众多明星也纷纷晒出了这款高70cm的潮玩。

今年6月,泡泡玛特新发售MEGA珍藏系列,这一系列盲盒主打高端市场,尺寸有28厘米(400%版)和70厘米(1000%版)两种,比过往的产品要大得多,这个系列也被称为“大娃”。为了宣传这款新品,泡泡玛特打出了“年轻人的第一件收藏品”的口号。

果冻大娃的发售价格为4999元,派财经发现在各大二手平台已经炒到了1.5万元,MEGA其他系列也从4999元炒至上万元,甚至初售期一度被炒到了8万多元。

在明星和各路主播“加持”下的泡泡玛特大娃已经不是第一收藏品了,“一娃难求”是潮玩爱好者们的共同感受,大娃已经逐步被黄牛炒作为新的“潮流理财”产品。

盲盒黄牛转战大娃圈

大娃目前已经出了12款,每款大娃在二级市场均价上万。大娃在全球限量发售,需要抽签获得购买资格,这种玩法下普通玩家甚至没有机会参与,许多真爱粉只能在二级市场高价收藏。

MEGA珍藏系列是泡泡玛特今年6月正式向市场推出的高端潮玩产品线,其6月发售的MEGA珍藏系列SPACE MOLLY × 海绵宝宝联名款,其中1000% (70CM)限量发售3000体,以抽号的形式购买,吸引了超过100万人次的参与,在天猫平台上线后均1秒售罄。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盲盒原来由59元小娃变成4999元大娃,价格差距巨大。对此,泡泡玛特的解释是“大娃”目标从基础用户瞄准为高端玩家。

其半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累计注册会员数量为1141.5万人,这里有多少普通购买者可以进阶到高端购买者的池子里?

另一方面,泡泡玛特限量销售,全靠运气买到的销售方式被消费者质疑是在饥饿营销,大娃的发售数量少、难抢的特点,滋生出大量的二手平台上的高溢价。

一位手办玩家表示,目前大娃的高端玩家群体体量庞大而杂乱,他们往往并不是真正的盲盒爱好者,而是带有理财目标的。

派财经发现在社交平台以及潮玩交流群内发现,众多消费者表示自己根本抢不到,而二手转卖平台上却有众多卖家高价出售大娃。目前仅闲鱼二手平台大娃的平均出售价为1.2万元以上。

该手办玩家表示,许多大娃的玩家甚至来自于各类收藏领域(集邮、集币)、理财(炒股、炒比特币)、潮牌等领域中反复切换,他们看重纯粹的理财或炒作下的超强溢价能力。

他介绍到,这群人原本也在炒盲盒。但泡泡玛特发售盲盒的量越来越大,隐藏款随着时间的推移、热度最高的玩偶价值也因数量不断贬值,盲盒的二级市场越来越不景气,许多人开始转战大娃圈,造成大娃圈里人满为患的局面。

大娃目前靠明星带货,限量发售制造稀缺性,稀缺的大娃在黄牛看来是赚钱的商机。

泡泡玛特进阶高价手办

“盲盒变大娃,标志着泡泡玛特开始进军高端市场。但实际上真正最后买单的是真爱粉,真爱粉必须花高价收藏。”上述手办玩家如是说。

不少玩家质疑,泡泡玛特和黄牛达成某种默契,黄牛负责将价炒高,品牌商疑从中获得更多发展可能性的质疑。泡泡玛特回应称,“泡泡玛特过去没有参与且未来也不会参与潮玩二手市场相关交易。MEGA珍藏系列作为泡泡玛特推出的高端潮玩产品,我们希望它能被真正的玩家和藏家所拥有,而不是到黄牛手里炒出天价,让真正的爱好者望而却步。这方面我们也在努力探索更好的解决方案。”

但泡泡玛特的高端战略远不止于此,8月8号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在阿里拍卖拍的2只全球唯一的Dimoo,凤凰涅槃和秋鳸窃蓝,身高9.2厘米,比盲盒大一点。起拍价是1099,最终成交价是16万和14万。“绝版潮玩”是泡泡玛特的一次尝试。据悉,后续DIMOO相关MEGA珍藏系列也在开发计划之列。

泡泡玛特董事长兼CEO王宁在本次业绩发布会上也表示,“MEGA系列将成为我们非常重要的业务”。走高端产品路线大概率是其长期战略。

许多玩家认为,泡泡玛特对标的是潮玩大娃Bearbrick积木熊,一支售价638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739元1000%的积木熊在国内被捧至近5万元,溢价几倍甚至十几倍。但泡泡玛特的产品并不能kaws、积木熊进行对标。业内人士认为,其产品核心仅有外形而无故事,缺少灵魂没有文化作为支撑,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愈加让玩家失去“信仰”。

泡泡玛特推出MEGA系列,是有意在价格标准上的一次试错,但其想要脱掉盲盒“外衣”,穿上IP“内衣”并不是易事。

转型后的焦虑

此次发售的MEGA系列,依然是基于其第一大IP Molly研发的,DIMOO是其第二大IP也即将开发MEGA系列。也就是说,泡泡玛特此次大卖的MEGA是对已有IP的延伸。

Molly系列一直是其最大的IP,近年来Molly IP产品的销量增速放缓。财报显示,2017年-2020年,Molly共享了总营收的89.4%、62.9%、27.1%、14.2%。2021年上半年Molly产品占比仅有11.5%。

泡泡玛特必须每年推出大量的新IP,押中和Molly一样的爆款产品,维持消费热度。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任何一个公司都不可能永远走在潮流的顶端,一旦新的IP和系列不再受追捧了,或者盲盒的玩儿法不再有新鲜感,泡沫也就离破灭不远了。潮玩行业本质上是IP的竞争,IP才是吸引年轻消费者最重要的因素。事实上Dimoo作为第二大IP在今年首次以微弱的优势超过了Molly占比,终究没有再现Molly当年的火爆。

最新财报显示,泡泡玛特2021年上半年营收17.73亿,同比增长116.8%,毛利为11.17亿,同比增长109.4%。

在如此利好的财报下,财报发布当天,泡泡玛特股价跌幅达7.21%。泡泡玛特利润增速已经低于市场预期——不少机构都预计泡泡玛特的净利润同比增幅能达到170%以上。

去年12月泡泡玛特在香港上市,股价一度触及107.60港元,市值突破1500亿港元,此后起伏明显,总体呈下跌趋势。半年时间过去,泡泡玛特市值缩水超过50%,截至10月11日,以54.05港元收盘,市值为757.05亿港元,市值较最高点跌去了一半。

今年4月,泡泡玛特推出的新品涨到了69元,其给出的官方解释是由于原料上涨。今年6月推出高价的大娃,价格上涨也足见其成长的隐忧。

泡泡玛特称要将盲盒玩具过渡到艺术收藏品级别,千元的手办或许只是开始,未来或许还有更贵的盲盒手办出现。

摆脱盲盒的桎梏战略调整或许是正确的,但高价IP走向正确吗?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并非所有人都看好高价的盲盒产品。也有许多玩家表示价格和产品不匹配,没有灵魂的产品不值得收藏。

与此同时,泡泡玛特掀起新一轮的“潮流理财”之风,对真正喜欢盲盒手办的人是一种伤害。

小红书多位潮玩博主发文称,泡泡玛特在10月15日即将推出彩色联名Molly。并且透露可能仅有1000%版本,全球大约发售3500体,黄牛价格在1万以上。并且多位小红书博主称,泡泡玛特接下来每月会推出一款大娃。

泡泡玛特如果将高价大娃日常化,这场“潮流理财”能维持多久?

(派财经 姜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