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读 > 正文

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发布:江浙占半壁江山,新兴产业、新基建成为县域新投向

2021-11-23 13:45:5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缴翼飞

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 缴翼飞 北京报道

11月23日,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完成的赛迪投资竞争力百强县(2021)研究成果正式发布。

研究显示,昆山市、晋江市、慈溪市、张家港市、常熟市、太仓市、余姚市、义乌市、长沙县、江阴市排名前十。

百强县中,东部地区有69个县(市)跻身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占全部投资竞争力百强县的近7成。其中,浙江省、江苏省表现突出,2021年投资竞争力百强县总数分别为27个和22个。两者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竞争力百强县中的南北差距更甚于东西差距,南方地区有78席,北方地区仅22席。

研究表明,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具有较强的抗击外部冲击能力,新兴产业、新基建投资成为重要发展支撑。人口增长成为投资的重要支撑,全国共有92个县域常住人口超过百万。

江浙占半壁江山

县域是我国推进工业化城镇化的重要空间,在构建新发展格局、实施扩大内需战略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先进制造业培育、新型城镇化建设、乡村振兴等方面县域有着巨大投资需求空间。近年来,各地推进优化营商环境,为激活市场主体投资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环境。

从榜单数据分析,投资竞争力百强县体现出了明显的东西差异和南北差异,东部地区整体排名靠前,而北方县域在行政效能和要素吸引两方面与南方相比差距较大。

 

图1:赛迪投资竞争力百强县(2021)

研究显示,本次年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前10名分别为昆山市、晋江市、慈溪市、张家港市、常熟市、太仓市、余姚市、义乌市、长沙县、江阴市。中部地区县域实现突围,湖南省长沙县成为唯一进入前十名的非东部县域。

但东部地区发展强势依旧,排名前10中占据9席,前50名中占45席,69个县(市)跻身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占全部投资竞争力百强县的近7成。中部地区占21席,西部地区占7席,东北地区占3席。 

其中,浙江、江苏两省保持领先。投资竞争力百强县数量分别为27个和22个,远高于其他省(区)。浙江拥有的投资竞争力百强县数量高于江苏,但在前10名中较江苏少2席。

从固定资产投资上看,固投增速大于10%的东部县域占比约为63.3%,中部、西部县域分别约占16.7%、13.3%,也反映了东部地区具有较强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竞争力百强县中的南北差距更甚于东西差距,南方地区有78席,北方地区仅22席,其中山东占10席。

 

图2:2021年赛迪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区域分布

对此,赛迪顾问分析师周佳慧分析,从五个一级指标得分看,北方县域在服务效能与要素吸引两项指标与南方差距较大。县域的数字政府建设更依赖全省范围的统筹布局,南方省份在数字政府、政务云等方面的建设投资与一网通办水平走在前面。在要素吸引方面,北方县域人口净流出现象较为严重,资金供给、消费水平也明显弱于南方。不过,北方县域的投资活力均值要高于南方。

 

图3:2021年赛迪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南北方对比分析

新兴产业、新基建增加投资韧性

周佳慧认为,固定资产投资是具有投资竞争力的关键标识,也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2020年,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平均约为5.6%,高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2.7%),也高于浙江省、山东省、北京市、江苏省等主要经济大省(市)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反映了投资竞争力百强县经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考验。

 

图4:投资竞争力百强县2020年固投增速与全国及部分省(市)对比

同时,2020年,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中位数约为7%;其中,大于20%的县域有6个,固投增速介于10%-20%的县域有24个,固投增速介于0%-10%的县域有54个,16个县域固投增速小于0%。由此可见,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固定资产投资呈现出明显的“非均质性”。

 

图5:投资竞争力百强县2020年固投增速分布直方图

周佳慧指出,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新基建既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驱动力,也是扩大有效投资的重要发力点。

研究显示,2020年,各县(市)培育经济发展新引擎,抢占转型升级“智高点”,战略性新兴产业在省级重大重点项目上不断取得突破。2020年东、中、西部各省(区、市)重大重点项目库中均有大量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落户县域。

据不完全统计,江苏省2020年落户县域的重大产业项目约47项,其中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约29项,先进制造业项目约9项,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达到62%左右。反映了县域经济发展动力逐步从传统资源要素驱动向创新要素驱动转变,新基建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成为县域新投向。

此外,本次研究发现,按照第七次人口普查,全国共有92个县域常住人口超过百万,其中昆山市、晋江市两市常住人口超过200万。而本次投资竞争力百强县平均常住人口近100万(97.6万)人。

周佳慧表示,人口增长成为投资的重要支撑,县域经济发展正在进入“百万人口”时代。随着人口增长放缓,人口老龄化程度加重,充沛的劳动力资源在吸引投资中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图6:常住人口百万人以上县域数量按省级行政区分布

她建议,未来要聚焦县域发展中的痛点、难点、堵点问题,积极推动数字变革,积极引进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破除“信息孤岛”;推动要素变革,坚持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相结合,大力推动要素市场化改革,推动土地、劳动力、能源、创新等要素市场化改革,成为创新要素流入洼地;推动功能设施升级,积极抓住中心城市资源辐射,着力建设一批创新平台、数字平台等新型基础设施;推动城市品牌升级,借力新型城镇化、乡村振兴等战略机遇,谋划建设城市重大功能平台,补齐公共服务、产业治理等短板,提升城市服务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