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控股突陷“信披门”! 立案前曾遭监管处分,股民索赔启动

2021-11-25 00:30:33 投资快报 记者 费国海

A股上市公司中超控股(002471)突遭“黑天鹅”。昨日其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实控人因杨飞涉嫌信披违法违规,分别都收到证监会了下发的《立案告知书》。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资深股票索赔律师吴立骏认为,监管态势表明中超控股已涉嫌虚假陈述,凡2021年11月22日闭市后当日仍持有该股的权益受损投资者,可申请准备依法索赔。

控制权之争引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中超控股曾用名中超电缆,前身为宜兴人杨飞等创立的中超电缆有限公司,2010年9月改制上市,主要从事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上市数年后,杨飞拟放弃电缆业务转向整合家乡紫砂壶产业,公司斥巨资1亿收购28把紫砂壶、出售紫砂壶保壳、用紫砂壶分红等另类操作令人称奇,其“紫砂壶概念”一度引发市场关注和交易所质询。

2017年10月,中超集团与鑫腾华公司协议以19.08亿元转让上市公司29%股权。2017年12月,首批20%股权完成受让,公司实控人变更为鑫腾华董事长黄锦光。此后,因鑫腾华迟迟不能交付余款,更曝出黄锦光以上市公司名义为其原有债务大肆担保,中超集团公布解除有关协议不再交割剩余股份,已交割的20%股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后于2020年11月被深圳中院裁定强制转让给5名自然人股东)。2018年10月,董事长黄锦光、董事黄润明、董秘黄润楷遭股东大会罢免,中超集团及杨飞回归控股股东、实控人之位。

2018年10月,中超控股向宜兴警方报案;2018年11月,黄锦光投案自首,揭阳市公安局揭东分局就黄锦光伪造变造公司、企业印章一案正式立案;2019年1月,宜兴公安就黄锦光、黄润楷挪用公司资金一案正式立案。公告显示,黄锦光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私刻公司印章,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为其本人及关联企业此前债务恶意追加担保涉案14.63亿元,其中11.90亿元已判决公司无需担责并生效,未决诉讼2.73亿元。公司因担保被查封冻结资产已部分解除冻结查封。

信披问题多次收监管函

而伴随着控制权之争的,是信披合规性问题。2019年9月,中超集团、杨飞被深交所通报批评,查明的违规行为包括未及时履行权益变动报告披露义务、未经董事会授权对外发出上市公司公告、未在发出股东大会通知前锁定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中超控股及时任董事长黄锦光、俞雷,时任董秘黄润楷、张乃明同时被通报批评,上述当事人被指未建立及执行有效的信披管理制度、未配合交易所监管工作及重大诉讼信披不及时。

2021年6月,深交所再对中超控股下达监管函,指出 2019、2020年度,中超控股分别向控股子公司长峰电缆拆出资金6550万元和35922.34万元,公司未就上述财务资助事项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披义务,直至2021年5月才补充确认并披露。此外,因涉及关联交易等信披问题,中超控股近三年来已收到监管关注函不下二十余次。

受损股民可准备索赔

《投资快报》记者注意到,上市以来,中超控股至2018年度都保持盈利,2019年突然巨亏4.63亿元,2020年微盈1104万元。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41.84亿元,同比增加20.81%;亏损3318.37万元,同比增亏11.73%;净资产14.16亿元,较上年末减少5.17%。值得关注的是,期末中超集团及杨飞(互为一致行动人)所持共18.07%上市公司股份中近99%被质押,杨飞还曾在2020年被短暂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中超控股的高担保率也引发投资者担忧问询。公告显示,截至今年10月25日,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审议的对外担保额度为14.17亿元,实际履行担保总额12.88亿元;公司对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审议的对外担保额度11.67亿元,实际履行担保总额约10.5亿元,分别占2020年末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的81.33%、73.14%。

二级市场上,自2015年牛市上摸前复权18.8元一线高点后,中超控股股价持续回落,2020年2月创出1.75元的上市新低。11月22日收报3.2元,市值40.58亿元,约为历史峰值的六分之一多。截至2021年9月末,中超控股股东68688户。

本文来源财富动力网,未经财富动力网书面授权,禁止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合作请联系:吕先生(电子邮箱:tzkb92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