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读 > 正文

2021年券商分析师迁徙②:外资券商“招兵买马” 亦有买方重回卖方

2022-01-23 20:02:38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媛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媛媛 上海报道

根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数据,2021年,分析师离职最多的前三家券商分别是方正证券、安信证券、天风证券;分析师入职最多的前三家券商分别是中金公司、中信建投、国海证券。

2021年分析师离职人数、入职人数排名前五的券商

   

数据来源:证券业协会,仅计算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一列数据

中金公司、中信建投、国海证券,这3家券商是2021年入职分析师排名前三的券商。而业内所共知的是,中金公司自从2020年返回A股上市、融了一大笔钱后,开始大力扩张公司人员规模,这已经是其大举扩张团队的第二年。

中信建投则是一家最早以投行业务在市场中闯出一片天地的黑马,在投行业务发展得不错之后,公司规划了“全业务线、全产品线服务好银行及银行理财子公司客户”的战略部署,而服务相关客户,需要公司有足够的投研力量,因此,其研究所近两年在市场上大力挖掘明星分析师也早已声名在外。

国海证券的分析师大量离职,则与原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携“大部队”加入有关。新领导的加入,必然意味着一波新老更替。

而除了本土券商外,已经获批的外资券商们如摩根大通、瑞银证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星展证券等,在其投研业务的布局上也加快了脚步。

外资券商发力投研业务

整个2020-2021年,是外资机构们乘着金融开放的东风,实现对合资券商控股、或是新设100%控股券商后,对投研业务开始布局的时间。

至2021年末,市场上已存的外资控股券商共有9家,分别是:高盛高华证券、瑞银证券、瑞信证券、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汇丰前海证券(港资控股)、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摩根大通证券、大和证券、星展证券。

目前,上述券商的从业人员们也在证券业协会上正式备案。

从整体备案情况来看,外资券商们布局投行业务要早于投研咨询业务。

例如,9家外资控股券商中,只有野村东方国际证券目前没有协会备案的投行保代人员,而其它券商都已经有保代人员备案;但在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备案方面,高盛高华、瑞信证券、摩根士丹利证券、大和证券等4家券商均没有注册人员,这表明上述4家券商或选择优先发展投行业务。

具体来看各家外资券商的投研业务。其中,由于瑞银证券和汇丰前海证券在此前内资控股时期,就较为重视发展投研业务,因此也是目前备案分析师最多的两家券商。

其中,瑞银证券备案分析师43位、汇丰前海证券备案分析师28位。

摩根大通是另外一家重点发力投研业务的外资券商,目前,其协会备案分析师共有24名,投行保代为10名

摩根大通主要是在2020年备案了大量的分析师,或得益于其早前的布局准备。摩根大通的分析师们主要是新近备案,这其中包括新招的应届生,也包括此前就职于相关机构但未正式在证券业协会上备案的分析人员。

此外,摩根大通还更倾向于从具有外资文化的券商招聘分析师,其“挖角儿”的友商包括瑞银证券、汇丰前海证券、中银国际证券。对比之下,从本土券商跳槽至摩根大通的分析师并不多,而且更多是出自行业排名靠前的券商研究所,包括中信证券、国泰君安、华泰证券、申万宏源。

野村东方国际与摩根大通一样,主要的分析师都在2020年完成入职招聘。同样包括一些新近备案的投研人员,亦包括从瑞银证券、中银国际等具有外资券商文化的机构招聘分析师。

而2021年开始充足分析师团队的星展证券,则显得更希望融入中国本土券商氛围。目前,星展证券的备案分析师共有5位,均是在2021年入职,且其中四人都来自国内中型券商,包括:浙商证券、申银万国、天风证券、安信证券。

而上述4家券商,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亦有各自的问题,例如安信和天风,是2021年分析师离职人数排名行业前三的券商。这或说明,想要融入本土氛围的星展证券,其实际对业内分析师的吸引力相较摩根大通要弱一些。

外资(港资)控股券商分析师、保代备案情况

数据来源:证券业协会,仅计算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一列数据,数据截至2022年1月20日

从买方重回卖方

在证券分析行业,对不少券商分析师来说,最后的归宿都是走向买方——也即去公募/私募/资管、或者甚至自己独立出来“单干”,去做投资业务。

在2021年的分析师迁徙路径中,我们发现有一些券商资管(买方)的分析师,倒流回去券商(卖方)研究所

例如曾经因离开证券行业,加入实体公司引起市场高度关注的分析师李跃博,几经辗转,于2021年回到财通证券担任研究所所长。

2019年,时任兴业证券社会服务行业首席、新财富上榜分析师李跃博,加盟了复星集团,担任复星国际集团总裁高级助理、副CFO。据彼时媒体报道,同时她还将拥有公司资本市场部董事总经理,投资者关系总经理,战略部联席总经理,经济与产业研究院院长头衔。

彼时,这位美女分析师的高调跨行,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

那段时间也是卖方分析师们一个集体的转折点——因2018年方正证券分析师在新财富评奖过程中拉票产生的负面舆论,导致当年监管叫停的新财富评选,表现为证券业协会宣布退出新财富评选、行业中30家券商亦宣布退出相关评选——当年的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暂停一年,让很多分析师对未来的前景担忧。在此后,有券商选择了投研业务的整体转型,有券商在内部的薪酬、升职评价体系中降低了新财富排名上榜的权重,而行业中的不少分析师们,仿佛看不到这个职业未来的出路。

也许是因为这一背景,明星分析师李跃博,在2019年便高调加入了头部商业体复星国际。

但回过头来看,这似乎是一个“错误”的选择。2020年,以蚂蚁金服暂停上市为关键节点,此后,不少民营头部商业体,都在后续发展中,都不是那么顺利。

根据证券业协会备案,2021年6月,李跃博重回券业,加入了德邦资管;随后2021年12月底又跳槽,离开买方,加入了财通证券担任研究所所长。

加入德邦资管后,李跃博的跳槽行动并没有引起市场的关注。鲜有媒体报道其具体分管什么业务、或是发行了什么产品,不过从入职半年即跳回卖方的情况来看,与德邦资管的“磨合”可能并不顺利。

2021年12月末,另一从卖方加入买方的明星分析师姜超,则迎来了市场的“围观”。因其加入中泰资管、任联席首席投资官后,年内发行的第一只私募产品——中泰超新星1号——在年末被发现回撤近20%。

一时间,卖方分析师会做研究,但是否能管理好产品、做好投资的质疑声鹊起。

而2021年内从买方跳到/回到卖方的分析师们,又是出于何种原因,或许个人有个人的故事。

2021年从买方跳到卖方的分析师

数据来源:证券业协会,仅计算证券投资咨询(分析师)一列数据,数据截至2022年1月20日